全国统一热线:400-898-6691 010-85656691 010-85654362
所有签证分类
分享到:

当前位置:签证在线 > 埃及签证在线 > 埃及旅游 >

碎影亚历山大

亚历山大市坐落在地中海之滨,得名于希腊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在辉煌了3000多年的埃及文明进入迟暮期的时候,外族利比亚人、努比亚人、亚述人和波斯人都先后入侵埃及。亚历山大大帝于公元前332年进军埃及,打败了波斯人。这个建立了当时世界上最强大帝国

    亚历山大市坐落在地中海之滨,得名于希腊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在辉煌了3000多年的埃及文明进入迟暮期的时候,外族利比亚人、努比亚人、亚述人和波斯人都先后入侵埃及。亚历山大大帝于公元前332年进军埃及,打败了波斯人。这个建立了当时世界上最强大帝国,征服了埃及的亚历山大大帝为古埃及的灿烂文明而陶醉,并自称太阳之子,长期住在埃及,他将文化政治中心移至亚历山大城,使这座城市有了很大发展。有的书上说他死于东征印度途中,也有人说他再也没离开过埃及。

    经历岁月流逝、时代变迁和自身的兴衰,经过亚历山大大帝之后的数代继承者的不断打造、发展和完善,这座美丽知名的海滨古城不仅承载了丰富的历史,见证了无数的传奇,积累了厚重的文化底蕴,又融合了西方的先进文明和自由开放的气度,焕发着现代化都市的风采。

    现在这里有人口300多万,是埃及最大港口和第二大城市。因为它悠久的往事,欧洲的气氛,椰树鲜花的装点,海岸景观特有的魅力风情使它获得了“地中海新娘”的赞誉,这加了性别的赞美是说她的美丽带有一种阴柔纯洁和新鲜的感觉吧?
 
    我们抵达亚历山大时雨渐渐停了,天空分外澄澈。在非常舒适的气候下,我们高效利用亚历山大时光,浏览穆巴拉克行宫,公园城堡、地下宫殿、庞贝古柱,又吃了一顿“埃食”,算是在地中海畔蜻蜓点水吧,团游只能如此。

    汽车在滨海大道上开,沿海的建筑是多元化的,有欧式风格的,还有阿拉伯式、地中海式的,我分不大清楚,但觉得有些是很漂亮的。不时地有教堂的尖顶、葱头圆顶冒出来。著名的亚历山大图书馆也是在车上看到的,它的前身为公元前三世纪所建,又是个了不起的创举。如今的新建筑物是金字塔形的,灰色的大理石表面的刻满了象形文字和各式浮雕,给人的印象很深。

    海岸边的绿化很好,因为是周末,游人不少。划船的、垂钓的一派悠闲景象,恋人们的举止都很含蓄。一对年轻的夫妇带着两个长得非常可爱的孩子在花园里捉迷藏,妈妈带头巾,爸爸的双眼被蒙着,场面温馨又浪漫。

    海边的卡特贝城堡建于1840年,这是个中国人都熟悉的年份。用于抵御土耳其人的进攻,1882又遭英军损毁,后重新修复。城堡因占据了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法罗斯灯塔的位置而更加出名。昔日的法罗斯灯塔据亚历山大大帝的提议所建,造型、设施、功能在当时都非常先进,有水利动力的螺旋升降机,日夜不息的灯光通过铜镜加以反射,150米高的三层建筑,令它成为地中海汪洋中的大厦,可以想象,当穿过了海上风暴和黑暗的航船看到这样的指路明灯,是什么样的感觉!后来灯塔毁于地震沉入海底。

    现在的城堡看上去完整、坚固,部分已成了博物馆,我们在里面看到的是鱼类展览。城堡周围有许多小贩,我买了一个树脂做的浮雕,在北京的师导帮忙忽悠下,搭了一个印有金色图案的黑色布袋。

    穿过几条街市,我们参观了庞贝柱,据说柱上的铭文证实它们是为纪念罗马皇帝而竖立的,曾经有400余根,要是那样可就太壮观了。现在只剩两根柱子和一个完整的狮身人面像守在一个小土岗上,边上有几个首尾不全的动物陪着,十分冷落。由此不禁令人想到了它们的故乡,罗马庞贝城的遭遇,那里也是我想去看望的地方。
 
    亚历山大的地下宫殿是因一头驴子跌入深阱而意外发现的,是目前埃及发现的最大的罗马墓群,距今1800多年,属于有地位的、富有的罗马人家族墓地。

    这里只有我们一拨游客,不许拍照。我们沿中间一口圆形的深井的螺旋状石梯转着下去。再从侧面的石洞门进入地宫。虽然当时罗马人统治了埃及,但从墓穴里的石刻、浮雕、墓葬方式可以看出他们还是入乡随俗的。特别是主墓室由长着狐狼头的阿努比斯神和罗马士兵共同把守着,石棺上的浮雕头像花纹又是罗马式的,门口还有裸体雕像。一圈侧室,挺复杂的,结构像个大公寓。里面的棺穴都呈二、三层的楼状,很密集。

    导游说这里容纳的棺椁有300余具,有些是周围的普通人事后自己自行“搭车”而入的,看来,这事也有借光、蹭墓的。对了,在亚历山大看到的公元1000多年的东西,算是我们在埃及看的最年轻的文物吧。

    来到亚历山大,怎么也该打听一下埃及艳后。克里奥佩特拉是希腊人后裔,于是有人说她是冒牌埃及人。在电影故事中伊丽莎白泰勒的饰演,让无数观众都折服于她倾国倾城的美貌,她和罗马两代统治者的情色暧昧,更是成为影视节目的看点。关于她的美貌,也有不少人否定。但据说埃及人更是把她尊为女政治家、外交家。在埃及公元前70---30年的历史上她毕竟是书写过几笔的女王,是击败政敌、周旋于罗马统治者之间,驾驭男人,主宰社会的政客,身上的光环和能量可想而知,“价值”非同一般。对这样的权力女人的历史功过、善恶行为的评价又不是论给普通男人相夫教子的俗家民女,肯定不能简单化。单说她用毒蛇自杀身亡的结局就够悲壮、出戏的,可惜我们竟没有机会去希腊罗马博物馆目睹她画像和雕像,没有去这里的夏宫。人一生中错要过的东西太多,这位大名鼎鼎的艳后石像也在其中了。

    在亚历山大吃午饭前,正好碰到人们在做礼拜,教徒多得教堂里容不下,就挤在外面的便道上,这丝毫不妨碍他们的专注。这一刻可能全城的男人都在作祷告吧。看他们虔诚的样子我很受感动,真的,羡慕他们对自己的信仰那样认真,羡慕他们有精神的归宿和灵魂的寄托,羡慕他们心中有自己崇拜的神圣。信则诚、则灵。那种感觉一定非常充实,踏实!虽然根本不了解他们在为什么祈祷,但我对有着精神崇拜的人抱有一种尊敬,看到他们,就看到这座城市现在平和与安静的一面了。也许是看到太多的人,物欲膨胀得飞快,除了拜金,把别的都丢了,社会失信失衡,心里不踏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