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统一热线:400-898-6691 010-85656691 010-85654362
所有签证分类
分享到:

当前位置:签证在线 > 埃及签证在线 > 埃及旅游 >

尼罗随想

午后,长笛一声,我们搭乘的MARQUIS号,自阿斯旺驶向底比斯。 船尾搅动的白浪惊起一对麻胖的野鸭,阿斯旺小艇纯白的风帆,倒映在湛蓝 的河面上,远了。 船速悠缓. 躺在船顶泳池旁的躺椅上,沐浴在上埃及和熙的阳光下,摆弄起自助游宝典《lonely planetEgypt

     午后,长笛一声,我们搭乘的MARQUIS号,自阿斯旺驶向底比斯。

  船尾搅动的白浪惊起一对麻胖的野鸭,阿斯旺小艇纯白的风帆,倒映在湛蓝 的河面上,远了。

  船速悠缓.

  躺在船顶泳池旁的躺椅上,沐浴在上埃及和熙的阳光下,摆弄起自助游宝典《lonely planet—Egypt>>,(孤独的星球),书的副标题为:漫步在法老的阴影下(Walking in the shadows of the pharaohs。。。)

  阳光下的阴影?

  船头划过河面,波纹从船身两边溢出,及目是两岸葱郁的田野,婆娑的棕榈树掩映着米黄的院落,着长袍的埃及少年从纸莎草丛中直起腰来,向我们挥手,雪白的牙齿在阳光下闪烁。

  河面一片阴影掠过,一只老鹰飞过,然后一动不动,定在前方。

  望着老鹰平展的双翅,漂流在尼罗河上,沉溺在阳光的谷底。

  尼罗河上,最著名的漂流当数摩西了

  他躺的摇篮,顺尼罗河而下,在底比斯,为法老的女儿拣获,收入宫中,与拉美西斯二世一同长大,成年后官至大维齐尔,相当于宰相,后率领在埃及受奴役的以色列族人,跨过红海,摆脱拉美西斯二世的追击,在西奈受十戒,最终到达“应许之地”。是为圣经旧约中著名的出埃及记。

  定期泛滥的尼罗河,养育了世世代代的埃及人民,在近3000年的时间里,也为170多位古埃及法老提供了永不谢幕的风雨舞台。

  哈敕普塞特女王,以在底比斯尼罗河西岸帝王谷兴建了恢宏壮丽的女王神殿闻名,她最为过瘾的行为是,因为酷爱香料,乳香(Frankincense一种树脂),发起了对如今苏丹和索马里交界处,当时蛮夷之地的蓬特的远征。沿尼罗河,出底比斯,经伽瓦西斯港取道红海,抵蓬特,往返历时一年。带回了许多奇珍异宝,其中女王最中意的是活的31颗乳香树盆栽。

  当年杨贵妃娘娘品荔枝时,不知有没有品出前辈乳香树的余香。

  一只白鹭,掠过水面,江心漾起一阵涟漪,随即,归于平静。

  “活在真理中”

  谁说的?

  有点六十年代法国左派学生的味道。

  是公元前1300多年,埃赫那顿法老提的口号。

  埃赫那顿法老为古埃及法老中的异数,一进开罗埃及博物馆就能看到他的雕像,杏目马脸,腹鼓臀圆,按说,男人女相,和南人北相一样都算是福相,可埃赫那顿法老却命运多舛,轰轰烈烈将多神崇拜改为一神崇拜,只崇拜太阳神,并自底比斯迁都下游240英里处埃赫塔顿,建立了阿尔玛拉王朝。近二十年后,多方反对,埃赫那顿被迫退位,抑郁而终。尘埃落定,还都底比斯,重皈多神崇拜。

  我们的文明史是继往开来,逐代发展呢,还是原地打转?

  我们的星球已经默默地自转了好几十亿年。

  傍晚,夕阳西沉,一江沱红,沿岸的村庄里腾起来蛋清色的炊烟,飘来柴草的清香。

  该吃点什么了。

  有面包和啤酒吗?

  面包为古埃及人的主食,每天妇女将麦子在石磨上磨成面粉,在磨面之前先让麦子发芽,发芽可使酶将一些淀粉转化为麦芽糖等有利于酿造的糖分,再将面粉、酵母和水揉和在一起,加奶,蜂蜜或其他调料,发酵后烘制而成。要作啤酒的话,将面包略微烘烤,泡入水中,发酵一两天,从混合物中滤出面包,啤酒就可以喝了。这种古埃及啤酒比现代啤酒浓得多,也甜得多,含丰富的维生素B12. 每年的哈托尔神(Hathor 爱与丰饶的女神,妇女的保护神,长有牛角)庆典时,古埃及人会准备大量的啤酒分给朝圣者。因为他们深信,沉醉可以将人引领至宗教狂喜的境界中。有一幅著名的浮雕,表现的就是埃赫那顿法老和妻子艾费尔提蒂祭祀光芒四射的太阳神阿顿,托在手心的就是似面包的锥状物。太阳神在光线末端,伸出小手,一一笑纳。

  估计,不久的将来,我们会尝到古埃及风味的啤酒。苏格兰纽卡斯尔酿酒公司的酿酒师正在与考古学家紧密合作,用电子扫描显微镜,对艾费尔提蒂所建神庙中发掘出的容器进行扫描,以期找到3000多年前的酵母,再现前朝佳酿。至于啤酒的品牌,有个现成的名字―----―“尼罗河的礼物”。公元前5世纪,希腊历史学家、大旅行家,希罗多德,在游历埃及后,对古埃及文明叹为观止,将埃及称为“尼罗河的礼物”。

  入夜了,暮色从河面漫起,知归的白鹭隐身纸莎丛里,棕榈树化为隐约的剪影。夜风徐来,3000多年前,埃及主妇们该在自家院落里宴客了。化妆?那是断断不能马虎的。在古埃及,化妆不是奢侈的行为,而是一种生活方式,贫富的差异只是所用品牌和质料的贵贱而已。就像如今有的MM用资生堂,有的MM用大宝霜,稍微有点身份的古埃及妇女都有一套讲究的化妆盒,包括装香水的、各种护肤软膏的雪花石罐、青铜手镜、象牙发笄、剃刀、镊子等物,尤其少不了的是眼黛罐,罐里还有一根涂眼黛的木棍。每天化个深深的眼影,上眼皮用方铅末涂黑,下眼皮用孔雀石粉涂绿,上慰诸神,下颠倒众生。

  客人来了,在中央凿有长方形水池的庭院里,明烛高照,弦歌四起,桌面摆满了瓜果、河鲜、禽肉,主妇头覆假发,顶端别一窝头状的牛脂,内含没药等香料,慢慢熔化,顺颊而下,清凉润肤,夜风徐来,暗香横渡。四面应酬,八方招呼,玉手一拍,自有乖巧的猴仆将生果从树上衔来。。。。。。

  年华似水。

  水汽蒸腾,送来纸莎草的清香。

  纸莎草,类似粗壮的芦苇,漫生在尼罗河两岸,为古埃及用途广泛的生活原料,其用途之一就是造纸。纸莎草芯经纬编织,脱水压制后即为纸莎纸。古埃及许多象形文字的法律文件、颂词、铭文就这样保留在纸莎纸上。

  纸莎纸成了文明的载体,时光的碎片,折射出斑驳的生活画面。

  一部纸莎草书,曾劝告人们道:莫去小酒馆,酒后需慎言,神迷舌添乱,是非招眼前。

  另一部纸莎草书,记录的是一位老妇人的遗嘱:切切哺乳忙,晚境却凄凉,冷暖心自知,临终论短长。叮嘱按儿子们不同的表现,分配给相应的遗产。

  远处传来鼓声,一阵紧似一阵,辗转回旋,前方有灯火明灭,鳄鱼神庙到了。

  弃舟登岸,迤逦蛇行,鳄鱼神庙在高处,小丘脚下有民居院落,鼓声自此发出。庙里供奉有巨大的鳄鱼木乃伊。错落的神庙,布满象形文字的塔门,在明黄的背灯映衬下,象一组凝固的夜曲,冷风一起,似要发出低沉的吼声。庙前有一口深井,直通尼罗河,每年尼罗河泛滥时,大祭司将在此观察井水的深浅,以确定当年的税率。

  出庙,下山,来时无人的庙门口呈现出一片集市,摆卖纸莎画、头巾、石雕等。攀谈,欲交易,一语不合,四周飘来几件长袍,深凹的眼底,渗出丝丝寒意。避去,再回首,集散,人离。

  上船,夜深了,尼罗河倒映着天上的银河,一江璀璨,我们仿佛夜航天际。在银河的左侧,是猎户星座,三颗星,连缀为为猎手的腰带,投影在人间则为尼罗河西岸,吉萨高原的三个大金字塔,方位走势丝毫不差。

  古埃及人以尼罗河东西岸界定阴阳两界。太阳升起的东岸为阳,为神庙、宫阙之地,如底比斯东岸的卡尔拉克阿蒙神庙、乐蜀(底比斯今名Luxor,译作乐蜀或卢克索)神庙;太阳落下的西岸为陵墓安息之地,如底比斯西岸的帝王谷陵墓区。

  对底比斯的法老和子民来讲,一年中最有盼头的莫过于庆祝尼罗河泛滥的讴比特节了,太阳神像置于花船顶部的神龛中,由祭司和显贵们肩舆着从卡尔拉克阿蒙神庙走到乐蜀神庙。沿途民众,载歌载舞,沸反盈天,夹道相迎,法老问卜于神,布施于民,发放大量啤酒和面包,普天同庆。每天面对单调的生活,群众需要这样的节日啊,我们从每年纽约时代广场万众倒数齐迎新年的情形可以想像当年讴比特节的盛况。

  另一个大的节日是河谷欢宴节,类似盂兰节,关注来世,缅怀逝去的亲人。古埃及人有一种类似藏传佛教里的中阴观,认为生命是暂时的,不过是通往永恒的死亡的中转站。墓葬中多有规范的《生死书》,以引渡亡灵,通往永生。对来生的深信不疑和寄以厚望,古埃及上下热衷于建豪华的陵墓和厚葬。人死后,叫作 “卡”的灵魂会飞离躯体,俯视死者和送葬的亲友,70天后,卡又还魂躯体,形神合一,与死者一起在冥界永生。所以死者生前吃穿玩用诸物一样都不能少,尤其是躯体要完整,要不然,卡居无处所,那就成了孤魂野鬼了。古埃及人死后要制成木乃伊。从左肋出开口取出内脏,心脏保留在原位,用特制工具从鼻孔钩出脑髓,用盐吸干水分,再用各种香料填充腹腔,周身紧紧裹以亚麻布。熏香期70天。
  剩在体内的心脏另有大用。去世后,须在代表智慧的托特神和代表真理的玛阿特神面前接受最后的审判。天平的一端是死者的心脏,另一端是玛阿特放上去的真理的羽毛。羽毛一端翘起,说明死者罪孽深重,心脏立即扔与一旁的鳄鱼头河马身的怪兽阿密特吃掉,永世不得超生。天平平齐,良民也,得见冥王奥西利斯,赐与永生。
  心之轻,须轻若鸿毛。
  黎明,底比斯在际。
  东岸的卡尔拉克神庙和乐蜀神庙高大的廊柱和庙顶掩映在棕榈树后,象破浪而出的太阳船,高高的方尖碑是船的桅杆。
  曙光初现,太阳神,拉,驾驭着黄金马车开始了又一天的巡游,数千年往事,弹指一挥鞭。
  阳光下,人们欢快地忙碌在大河两岸,挣扎在欲望的河流里。